扬花起时
浮心辄止扬花起时
道途生堑幸逢君,心头覆雪闲拨云。 (我好像把专栏什么的搞错了,不过,反正没人看,借个服务器存东西而已,虽然我电脑1个T,保不齐就写满了) (我不知道怎么定义花拂意,美是有的,杨子为也美啊,为什么没有美攻美受呢?不过iason才是天花板吧。不论这个,至于强呢,我设定的二人内心都挺强大的,不过我写不出来狂野的角色吧。我喜欢温文尔雅的。其实我有大纲了,正文写了15章,放在别处了。最近生出念头,想练练尺度大的怎么写,有认真搜集资料,算是番外吧,应该不脱节,我觉得是的吧。)
竹马他前后不一
时祁竹马他前后不一
沈知和傅祁算得上是一对青梅竹马,但沈知发现傅祁只会做她答应傅祁的,从不逾矩,答应可以亲,他就只抱着自己亲,但是答应可以做之后,傅祁像是脱了僵的野马,快停下啊,她有点吃不消了。 傅祁内心os,知知和我有身体接触了,那我就可以主动抱抱她了;知知亲我了,那我就可以把她亲哭了;知知同意做,那就大做特做,沈知让他停下,那不行,她已经答应了,再哭也没用。 作者第一次写文,自割腿肉,可能文笔不太好,求轻点喷,不会坑的,but可能会更的比较慢,因为我可能比大家只早几个小时知道剧情。 刚开始剧情可能有点多,为了后期铺垫,想着第一次写文尽量写的合理点。 作者xp:可能边缘性行为会比较多点,但是这是我一开始的设想,不知道后边会不会变。可能会有男主让女主diy的情节,反正就是酱酱酿酿。
奔月
上官玛丽奔月
她钟意的男子,要为一代人中的翘楚,柱地擎天,可以仰视,给她一些宰相女最稀缺的自卑感。祖齐系列:一 远岫麂二 奔月蘧戛玉 vs 荀多士
一个毒妇
Acorn一个毒妇
柳菀林仍然记得第一次遇见宋洄是在一个梅雨天,但和宋洄的记忆似乎有些偏差…… (无脑甜饼!自己写着玩儿的!适合睡前食用!觉得文笔不好也不要喷我不看就是了!爱你们!)
淡蓝色的火越来越旺
草一由八淡蓝色的火越来越旺
五岁的林放一个人在放学的路上摔了一跤,青乌的膝盖流了血,回到家爷爷根本没看只是告诉他有了弟弟。 自从有了林长川后,从前可以快乐的日子林放只能捂住脸度过,放下手只能看见一张被打肿的硬邦邦的脸。 初中毕业便辍学只身来到北州打工,一个人很好,不用挨骂挨打没有同学的欺负,虽然很累,但只要睡一觉就好了。 直到18岁亲人离世,刚成年的林放被迫接受了还是消费者的林长川··· 很讨厌他,每天坚持不下去的夜里想要抛弃他,每天累到想死的心想要把他扔到河里,每天在店里被欺负的埋怨全都宣泄在林长川身上,只有那样心情才会好一点。 啤酒瓶的碎渣嵌进肉里,会有他为自己包扎,出租屋里的水电也会有他分摊,饭点的时候会有保温桶递上来,会无故出现的干干净净的屋子,甚至每次晚上会专门等他回来···暴躁的心相继沉寂下去,看着那双和自己相似的面孔,林放也会想自己没有辍学会不会也像他一样··· 没有人告诉他。每每在夜里听到的梦魇只有“活该,林放你自作自受··”身体止不住地颤抖,这时身边会传来很温柔地安慰—— “哥,我在呢,没事的,乖·睡吧··” 开放式的厨房里,林长川单手抱着林放又放在灶台上。 早晨的第一抹太阳射进阳台的绿植上,坐在台子上的男人一手撑着灶台,身边瓷罐冒出粥的清香,淡蓝色的天然气稳定地燃烧。 西装革履的男人在哥哥的眼里仍然是衣冠禽兽,林放抬起一双琥珀色的眸在身上游荡,右手轻轻扯了扯领带,男人甘愿沉浮在温柔腻闭的早晨,含住他的唇,慢慢品尝。 男人不满地推拒他,“我允许你吻我了吗?” 林长川伸长舌头舔舐他的粉嫩的唇,沉着嗓音低低道歉,“对不起。” “我不接受··”林长川想继续吻他,林放身子向后仰,害怕他摔了赶忙伸出一只手揽住他的腰,那人却不以为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。 站着的人将另一只手撑在台面上倾斜身子,趴在耳旁说:“对不起,主人。” 还没来得及听见他又会说什么,林长川眼里只有那张张开的说不出好话的小嘴,用牙齿轻轻咬住。 粥的浮沫飘了起来,浇灭了淡蓝色的火焰,瞬间响起了滴滴的警报声,他淡然地伸手关上,这碗粥是喝不上了。 林放后仰着那只有力的手臂,双手松开勾住他俯下的脖颈,“要是让我摔下去,你死定了,林长川。” 偏头深深闻到他身上独有的清香味,双手更用力抱住他的头。 最后,被抱的高高举起的男人在离开房间后的半个小时,又被放在了床上,只是和刚才不同,衣服散落地掉了一路,房间传来一个人的长长的呻吟,树叶上的光斑在晃动,倒在床上的两人紧紧相连,分不开。 又重新开始煮的清粥在慢火熬炖,淡蓝色的火焰越来越旺···
电梯求生:我的幸运max
没有名字电梯求生:我的幸运max
1v1 幸运值max身娇体弱玩家女主VS武力值max痴汉忠诚NPC男主 电梯求生
公司的长腿人妻们一
伦理文学公司的长腿人妻们一
看着电脑屏幕上的2个穿着丝袜的美女,闫涛开始不住的用手磋磨这自己的老二。来公司已经一年多了,任谁也想不到,一向文质彬彬的网络管理员闫
淫狱篮球
一肠两蛋淫狱篮球
庄大伟庄小伟两兄弟很小就失去了父母,在叔叔家寄人篱下,哥俩学习不好但是酷爱打篮球,两个小伙子长相帅气,球技出色。 恰好当地的腾飞篮球队选拔招人,腾飞篮球队是飞跃集团太子爷李龙宇创办的,球队薪资高条件好,引得众多人报名参加选拔。 选拔赛中,哥哥庄大伟以精彩的球场表现脱颖而出,而弟弟虽然比赛中落选,却也意外收到了录用通知。 两人以为加入腾飞是他们改变命运的机会,却不曾想到,腾飞篮球队不过是李龙宇满足个人性虐私欲的工具,每一个进入球队的人都是李龙宇的性奴、玩具。 从加入腾飞的那天起,兄弟俩的美梦就彻底破碎了,他们终于明白,腾飞并不是他们成功的地方,而是带给他们无限痛苦和悲惨的淫狱。

好看的竞技网游最近更新列表